七九――今天还是想吃瑜

大叔控,三国控,爱曹魏,爱策瑜.......冷cp爱好者

大大的书终于到了!!!

今天我缘尽实名吹爆大大!

超喜欢大大的画风和画!

超级喜欢斯塔克的!!!

人生第一本耽美书到了(*^▽^)/★*☆

@周小瑜猫不吃

雨落墓冢

“你听没你过这样一个传说,每当清明节是鬼魂将从地府出来看望那些对他们而言,最重要的人……
“孙大猫是不是你把我刚做的清明团吃掉了" 刚从内室出来的,周瑜怒吼道 。"等等宫颈,你先把手里的菜刀放下,青明团真的不是我偷吃的,说不定是仲谋吃掉了呢。" 孙策一边后退一边解释着。"其实大哥,你将嘴边的芝麻擦掉,可能更有说服力,还有二哥,今天去钓鱼了,傍晚可能才会回来。”站在旁边的孙尚香突然幽幽地来了一句。“所以说孙大猫你想好怎么受死了吗。”
“公瑾你听我解释”"算了,尚香啊,我这还有一些清明团,你要不要吃?”"要,我全都要了!”"公瑾那我呢?”"你,我暂时还没想出怎么惩罚你?你先把厨房给打扫一下。”\"我不要嘛,公瑾,你给我一坛桃花酒好不好?我要你亲手酿的”"所以说你到底是去打扫房间,还是去打扫房间?”"桃花酒!而且我不但要桃花酒,我还要你”说着说着孙策突然吻了上去。"孙大猫你今年的桃花酒和清明团都没有了,给我滚蛋吧!”周瑜脸红的不知是羞的还是恼的并且快速的逃走了。
刚进门的孙权看到这一幕在心里默默的说了句,卖麻痹在我面前放闪光弹的都是小狗,用中指鄙视你。(当然他也只敢在心里这样)

又是一年清明…………

"孙大猫,我这有刚做好的青明团还有桃花酒,你要不要,我都给你带来了?只有你一个人的,所以说回答我好不好?”没有人回答,对面的只有一座坟。酒己倒好,菜也一一摆上,还是故景,故地,却不见故人。“伯符,你可知瑜爱慕你呀!我将我所有的能力都奉献给了我们的爱,瑜实现了,可是你却没有实现陪瑜一起白头到老的承诺。”墓前的红衣男子早已泪流满面,却不见当年的另一位男子前来擦泪,清明之雨早已落下,蒙蒙细雨,打在身上,却不及心里的寒。“报,报告大都督,至尊请大都督前去商讨军事”“你先下去吧,我马上就去”“是”周瑜起身,“伯符,等我这江东我一定会尽自己的全力守护下去的。”

当周瑜永去远去直至看不见的时候,墓前突然凭空出现了一名白衣男子,捻起一块青明团,喝一口桃花酒突然开口道“公瑾啊今年的桃花酒怎么那么苦啊?苦到眼泪都止不住了。真苦啊”

你可听过这样一个传说,每当清明节时,鬼魂便从阴间出来,回到阳间去,看望对于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人,望及,却不能触及………………



――――――――――――分割线―――――――――

写这篇文章前天才就写好了的,现在发上来可能是有些晚了,本来就是清明特别篇,在这里特别感谢大家的喜欢,你祭那些年我们逝去的亲人,也祭我们所喜爱的三国武将和历史人物。祭策哥,祭公瑾,祭孙权………………



毁童话之白雪王子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国家的国王,他有一个非常美丽的王后,叫项羽,国王的名字叫刘邦。后来项皇后去世了,但他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儿子,叫做赵云,他非常英俊,一身肝胆,活脱潇洒,大家叫他白雪王子,我们的刘邦国王取了了一个新的王后叫周瑜,今往后有一面魔镜名字叫做,英俊潇洒可爱大方美丽善良传说中的小龙人诸葛亮,新王后,十分喜爱这面魔镜,往后每天都问谁是世界上最英俊的男人,魔镜每次都回答是王后周瑜,有一天,新王后周瑜问谁是世界上最英俊的男人?魔镜很早就对国王不爽了,因为他娶了美丽的王后,魔镜十分爱慕(你懂的)周瑜王后,于是回答是国王陛下,然后然后魔镜就把国王陛下给杀了。于是我们的周瑜王后,就失夫了。(喵喵,发生了什么?一瑜)
而我们的白雪王子(赵云;呵,终于想起我)在失去父亲刘邦之后慢慢长大,他爱上了自己的继母周瑜,于是魔镜不爽了,他找猎人要去杀了白雪王子赵云,猎人同意了,猎人失手了,他不会想到原来白雪王子那么厉害,一杆银枪耍的特别厉害,猎人不想被一面镜子嘲笑,于是他挖了一棵鹿心给了魔镜,他来到了魔镜的房间里,正好周瑜王后在魔境的床上睡着了。而我们的魔镜孔明看了一眼,就知道这不是白雪王子,赵云的心脏,于是把看到王后周瑜上半身的猎人给杀了,魔镜孔明觉得除了王后周瑜之外的人都不可以信任,于是他亲自上任要把白雪王子赵云杀了,他伪装成了王后周瑜,给在七个小矮人屋里面的白雪王子赵云送一个打过王者农药的红苹果(你问我,孔明是怎么知道赵云在七个小矮人屋里面的,废话←_←它是魔镜)而我们的白雪王子,赵云看到了美丽的王后周瑜,也不管苹果有没有毒?就吃下了,结果他被苹果噎住了,需要一个王子的吻才可以醒来,于是魔镜孔明很开心的走了,反正这荒山野岭的也找不到啥王子,七个小矮人回来之后非常伤心,于是给白雪王子赵云做了一副水晶棺材,这是我们的流浪剑客李白王子出现了,看到了白雪王子赵云,他也非常不爽有人比他更加英俊,于是他踹了水晶棺材一脚,成功的把噎住白雪王子赵云的苹果撞出来了,白雪王子赵云提出要和李白王子一起去攻打魔境的计划,李.反正也闲的没啥事的.白,王子同意了。李白王子在看到周瑜王后之后,对他一见倾心。于是魔镜、白雪王子,李白王子打了三天三夜打成了一个平手,他们都在想既然打不过,那就一起平分爱人,我的的白雪王后周瑜表示,我是谁?我在哪?@_@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我干什么发生了什么?就稀里糊涂的和三位王子性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完







关于小番外;
大家好,我是记者缘尽,现在由我来采访一下四位当事人。
一位是我们的王后周瑜大人
周瑜;我真的是主角吗?缘尽,你确定我不是来跑龙套的吗?发生什么这些故事都发生了什么,你给我一个回复好不好?为什么会突然有三位爱人?我爱的人只有魔镜,孔明啊!快!把他们俩给我取掉!赵云就不用了,把李白给去了就可以了,你知不知道前天晚上他们一起上,我现在腰还疼着呢!还是我家小乔可爱,抱紧我家小乔。(小乔:发生了什么?)
缘尽:好!本次采访到此结束……

亮、云、白:我们呢!!!(打飞)
啊?公瑾你有听见什么声音吗?
…………………………分割线……………………………
感觉这次写的好烂,本来就是脑洞一时大开,结果还真被我写出来了我瑜戏分太少了,下次写一个主吧。唉,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那片周大嘟嘟的25个秘密,我打算继写了,给个支持吧!可能以后还会有毁童话之灰姑娘,小美人鱼等等,给点热度吧

周大嘟嘟不得不说的25个秘密

1、义兄死后在自己身边闹得很欢腾
2、仲谋,真的没有和伯符一同上过自己
3、自己绝对没有为了瓦解蜀汉内部而使用美人计诱惑诸葛孔明!!!
4、自己在七星台上没有因为他跳的舞脸红
5、不喜欢别人叫陆逊小周郎,因为陆逊就是陆逊,他是唯一的人。
6、自己一点都不喜欢赵云!!!没有为什么!!!
7、策从容戏瑜曰――伯符绝对没有对自己这样做过
8、与义兄在舒城夜晚抵足而眠,不知道为什么第二天早上自己的脖子和身上总会有蚊子咬过的红印,可伯符身上却没有?
9、义父去世的那一晚自己梦到义父拉着自己的手说:公瑾啊!仲谋和尚香就拜托你和伯符了。看向自己的眼神非常奇怪?
10、曲有误,周郎顾。但据自己所知很少有人会这样
11、有时候睡下的时候会想,自己为什么会为江东这么拼命,大概是因为那个诺言吧
12、非常非常不喜欢盯着这条看的人
13,郭奉孝这个混蛋说过不会来攻打江东,他……没有实言…………唉
14、为了让吕蒙努力的学习自己和他秉烛夜谈,第二天早上精神非常差,但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将事看着的看着自己的眼神有点怪怪的?
15、大乔和小乔在一起的时候总是看自己和伯符的眼神,很不寻常
16经常会错意的人不只义兄一个
17、在舒城的日常为吃饭,被伯符调戏,练手,和义兄一起拉灯睡觉
18、当年八百里追义兄后,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人在自已身后讨论什么?错觉吧?
19、当初你们还是自己的副手时觉得他很尊爱自己,可后来被压的时候就觉得是非常非常的尊爱自己
20、当年去蜀汉外交的时候觉得里面只有诸葛村夫这只老狐狸,但万万没想到里面还有赵云和马超这两只狼,回去的时候,腰还一直疼,老子再也不来成都了!!!

剩下的五条,不存在,终于写完了啦!!!
^o^ @狐倾久 ,哈哈孤做到了。
祝大家元旦快乐^ω^
小可爱们给点热度吧😄

痴情2,(主司马丕,植丕)

又是一夜,再次睁开眼睛时,阳光耀眼地刺目,“咳,咳……”几日前便染上的风寒,不但没有好好调养,还夜夜春宵,终是发病了。
“子桓哥哥……”门被推开,对方急冲冲地就凑到自己面前,“冲儿听司马先生说哥哥病了,可是着急了。”
“没事的仓舒……”垂下眸子,勉强扯出一个笑容,想要伸手揉揉对方的头发。
“子桓哥哥别乱动了,真是的,明明都生病了……”嘟嘴表示不满,看见伸起来的手,又按下去,“好好休息啦,子桓哥哥……”想了想,低下头来在脸颊处留下一吻,脸红着说道,“那,那冲儿就先走了啊……”又急匆匆离开了。
罢了,也是难得的清闲吧,合上眼睛,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子桓,喝药了……”
半眯的眼睛看着对方,后扶着床沿准备坐起来,便被按了下去。
“我喂你……”不容拒绝。
“不了,仲达,我可以的……”
“闭嘴!”
之后是一吻一吻地渡下药,余光望了望门外,几缕银丝格外地显眼,“文,文和?”
被点中名的人亦不躲藏,反而进到屋内,“太傅与世子间的关系可是甚好。”眯上凤眸望着眼前的两人。
“那是自然……”转身,以幽蓝的眸子盯回去。
“太傅这般是为何,诩不过是来探望一下世子。”顿了顿,“还有啊,世子可得好好注意身子了……”行礼,离开。
又不知过了多久,伏在自己身边的,又是那翠色的身影,稍稍一动手,他便坐了起来。
“二哥……”多少是心疼的声音。
“子建……现在是何时了……”
“已至申时。”
“子建,扶我起来。”伸起无力的手,被对方扶到了庭院中,缓缓地挪着步子,腿一软,靠在了对方身上。
“二哥,不如在植房内休息一夜吧……”
“不必了……”想起昨夜,只好拒绝了。
拒绝没有成功,被对方硬带入了房内,躺在陌生的床上,衣带又被渐渐拉开。
“啧……二哥身上怎么都是些,不堪入目的,痕迹啊?”指尖划过之处,都是丝丝冰凉,“那么,让植来掩盖吧!”上翘的尾音是侵略的前奏。
另处,则是有双呆滞的目光望着空空的床,“子桓……又背叛我了……”
一次偷食禁果,代价很惨痛,接下来的几个夜晚,每次都被做到昏死又被疼醒,反复几次,而也都试过各种羞人的姿势。
“仲达……咳额……快,停下来……”忍不住的哀求着,却未换得一丝怜悯,又一次晕厥过去。
“仲达……到底要这样……”
“等到你晚上不是唤着大哥醒来,等到你和你的弟弟们断绝关系,等到……你只属于我司马仲达一个人的时候……我会停止……”
想起当年小时,那只揉着自己的头发,总是让人安心的手,心中一阵阵痛楚,弟弟们啊……也是……“我,答应你……”眼角滑落了泪水,被温柔地舔走了……
之后的一切都在那人掌控之中,在仓舒的饭菜里下毒,逼着汉帝退了位,在杀死子建的计划中,不忍了……“你,七步成诗吧”,相信你,有这个能力……
这些日子以来,每天都承受着多少的屈辱……现在终于可以解脱了……
“仲达……我想,我可以去寻大哥了……”不知道此刻自己的脸上是什么表情,干涩的唇中吐出这几个字,头靠向一旁,失去了知觉。
“最终,你还是没有属于我啊……放心吧……子桓,你的江山,由我……司马仲达……来守护……”哽咽的言语中,有多少痛,别人都不懂。
从头到尾……都是痴情……






终于完了,其实有点对不起世子,虐心。

痴情(主司马丕,植丕)

是宛城的景象,远方是如同地狱的景象,火燎烧着城池,箭矢如雨,父亲的护卫典韦还在浴血奋战,而自己和大哥一起护着父亲仓皇逃了出来,对方真是够狠,追杀的人逼近了,父亲的马匹也受了伤……
“父亲,骑孩儿的马匹吧……”大哥停了下来,下马,把父亲扶上了自己的马。
“子修……那你……”
“世上可以没有昂,可是,不可以没有父亲。”
“大哥……大哥!”
原来,是场梦……
“子桓……又做噩梦了?”身旁的人问道。
“嗯……”突然就感受到贴上来的唇瓣,温柔但是霸道,手不由地环上对方脖颈。
一个湿长的吻之后,“子桓……我要你的心里只有我……”
“真是霸道啊……仲达……”
“那又怎样?反正你……”随后便倾身压了下去。
次日,扶着酸楚的腰坐了起来,大敞的衣襟里都是欢爱过后的痕迹,不觉脸上的温度有所升高,正准备合拢,手就被抓住了。
“子桓……”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有几分诡魅,几分妖娆。
“仲达……我……”对方只是轻吻了发丝,便是一股莫名的安心。
之后又是忙碌的一天,处理公务,还要关注一些杂碎的琐事,闲余之时,独自踱步于庭院之内,听到了那熟悉的清脆的声音:“二哥——”回头,便看到了一身翠色的衣服,还有微乱的发丝上,落上的樱瓣,抬起手来,把花瓣拿下来,“子建……何事,如此慌张。”
“也没什么了,只是有些时日未见二哥,想念的紧啊……”灿烂地如同午后的阳光的微笑。
“是这样啊……”准备转身回去继续欣赏着花草,手腕突然被抓住,“子建……”很低的声音。
“二哥……你是装的么?植喜欢你啊……每次植看到你和司马先生如影随形地出入时,植心里就非常不好受,就像,就像被刀子把心掏空一样……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二哥的样子,一举一动,哪怕是一言一语,都印刻在植的脑子里……”
一连串的话语让自己都没有打断的机会,只待说完后,“子建……先放开……”
“不,植不会放手的,植要听到二哥的回答……”
“我们是兄弟……不可能的……子建……”
“兄弟?二哥不要在敷衍植了……二哥从小就喜欢大哥对吧,大哥走之后,二哥几乎每夜都在呼唤大哥的名字,对了,还有仓舒,仓舒的眼睛和大哥的特别像,二哥就待仓舒比待其他兄弟都好,这些植都看在眼里……”好看的脸都因为说出这一大段后憋红了。
“不是,子建……”被咄咄逼人的气势逼得有几分后怕,想退后一步却被拉进怀里,有着淡淡的幽香,之后额头上是一吻,闭上眼睛,吻悉悉落落地向下,眼睑,脸颊,然后是唇,与司马懿的不同,是一种淡淡的,略带香甜气息的吻,叫人不愿松开。
“二哥……二哥……”低喃的声音在耳畔,温柔地让人沉醉。
天已黑,踏入卧房……
“子桓……”依旧是妖媚的语气,像是冰冷的蛇缠上自己的身上,不寒而栗。
“怎么了……仲达……
“今日,在庭院中……”之后的事情不言而喻。
“怎么……不过是子建找丕……”
“之后呢?”不饶人的逼问着,“子桓……”
只是一唤,身上每一寸都战栗着,随后眼睛便被蒙上,伸起手想要扯下,可是手又被拉到背后,捆了起来,热气就吐在颈间,耳垂被轻轻咬住,“子桓……没关系……这样,你只能是懿一人的。”
手腕因为挣扎磨出了血印,被强迫摆出各种羞耻的姿势,自尊被打破的同时,却又夹杂着背德的快感……




…………………………未完待续

师丕,方觉自作多情梦一场

司马师收到淮南叛乱的急报是在正元二年元日过后不久,已是大将军的他亲帅大军平叛,这次他有预感,也许是自己最后一次回到洛阳了。也罢,他欠的,早该还了……
   病来如山倒,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他的眼疾越来越严重了,时常陷入昏迷。司马师轻轻抚摸着写在锦缎上的燕歌行,忧来思君不敢忘,那个人妖艳又高傲的眉眼在记忆里深刻起来,或许到了下辈子都忘不了。
   曹睿不像你,曹芳不像你……你和这个世界的联系还是断绝了……
   “哥,其实我都知道,你深爱着他对吧?”司马昭偷偷跷了事务来探望兄长,“你为了他做了那么多,他为未必知道未必感动。”一切事出有因,有还有报。“他不会原谅你的。”司马昭叹了口气。
   “我知道,爱上了就爱上了。”司马师感觉弟弟的情商有些欠缺,“总有一天你会遇见一个人,想要待他如珍如宝,想要把天下送给他只为了回眸一笑。”一直沉稳持重的大将军笑了,很祥和,“我很庆幸你没有和我一样爱上他,这样就不会受到煎熬了。”
   司马师爱上曹丕并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在黄初三年的春末,三分寂寞三分洒脱三分魅惑,短短的瞬间一见钟情。他们相识八年,相伴四年,相爱也许并不存在。
   “再看也没用,他已经死了。”司马师注视着曹睿然后自言自语。明明是父子为什么一点都不像,没有神秘的气质没有婉媚的神情没有精致的容颜。一生一世一个人,天下无双的人失去了便是失去了,怎么可能回来。
   曹芳也不像曹丕,司马师有些恼怒了,明明有血缘怎么就是一点都不像。他想在曹家人身上寻找到曹丕的影子,但是总是失望,不再是他所钟爱的银色纤长的眉眼和柔顺的乌发。
   “废了吧。”他说,疯狂地寻找和曹丕相似的人,皇位只能是曹丕和他的……他做了太多对不起曹家的事,是否因此曹丕才不肯见自己?
今日服下汤药司马师便睡下了,他知道自己大概是命不久矣,不过能回到洛阳再死也不错。他做了一个梦,梦里似乎回到了以前,黄初三年的春末……
   有人轻轻唱着歌,朱唇粉面画目眉忧愁梳妆台……他循着歌声踏入了凉亭,蓝绡帐水晶帘,佳人蓦然回首美丽如故。“我为你梳头吧。”司马师将目光移到地板上,他觉得皇帝陛下很美很美,就像巫山的瑶神一样神秘蛊惑。
   曹丕坐在镜前任司马师梳着披散的头发,“子元以后的妻子有福了,梳的真好。”银色细长的眸子浸染了笑意,明媚如诗。
   我只想与你结发共枕席。司马师练剑的右手磨出薄薄的茧子,仔细地抚摸着曹丕的头发,“我想我爱上你。”不对,他生前我没有对他说过这句话……明明知道是梦境自然无法自拔,痴迷若斯。
   曹丕转过身来抱住他,“我知道呢。如果我们能早些认识或者可以白首共花黄……”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黄出三年夏炎,热的阳光微微透进来,曹丕趴在凉亭的软榻上,“子元爱我吗?”
   正在穿衣的司马师回过头答道:“爱。”
   不依不饶的曹丕靠入他怀里抱着他的脖子,“有多爱?”刚刚经历过情事的人仿佛雨后牡丹,妩媚妖娇。
   “至死方休。”他吻了曹丕的发丝。而曹丕狠狠咬了他脖子一口,“子元要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哟,要不然我可是会愤怒地杀人的。”
   往事走马观花,一场月泠华。
   “子元快来!欣赏我让季重看看的诗怎么样?”
   “陛下,请不要写奇怪的诗送给臣子,会造成困扰的……”
   曹丕放下手中的笔,一脸无辜,“谁说是送给季重的……这是送你的。”
   司马师接过那块布帛,“贱妾茕茕守空房,忧来思君不敢忘……没收,免得你到处惹麻烦。”
   那块写了燕歌行的绸缎一直陪在他的身边,放在最贴近心脏的地方。
   门窗丝毫未动,却有一素色衣裳的人缓缓走到床前,浅蓝色的丝绸包裹着纤瘦的身躯,银色的眼睛含着笑意静静看着司马师。一直处于昏迷的司马师突然醒了过来,“你终于来了。”握住对方的手。
   曹丕为司马师整理好有些凌乱的衣襟,“子元你做错太多了,我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原谅司马家。”
   将曹丕揽进怀里紧紧看着胸膛,司马师笑得释然,“此恨无关风月章,为你痴狂又何妨。”
   “子元爱我吗?”
   “爱。”
   “爱?能有多爱?”
   “至死方休。”
   “那么子元便为我而死吧。”曹丕吻上司马师的唇,轻柔地似是梦里的春风。
   正元二年二月,大将军司马师逝世。

                                                                    全文END,默默内牛。
我爬墙了,板砖勿拍啊,上西红柿鸡蛋就行了,我怕痛……阿师,好歹在这里你也赚了,牡丹花下shi做鬼也风流……劳资果然重口味,喜欢雷雨那种大少爷和姨太太那种诡异并萌着的你懂的关系。师丕注定了篇篇重口的命运啊!这篇文其实更像是菱花镜里对于师丕结果和未来命运走向的描写,就姑且当它是预告好了。

吞吴灭蜀代魏,all丕


全文欢乐向,吐槽有,人物形象毁。本文纯属虚构,如有历史雷同→那只能说明我真相了……
公元280年,西晋军队攻破建业,东吴灭亡。
吴国大帝沉重地转身,严肃伤感,“桓儿对不住,我没想到我孙子这么没用……”非痛心疾首咬牙切齿能形容,实则内心把司马家骂了个狗血淋头。靠,姓司马的你们是要闹成哪样啊?司马懿那个坑爹货、司马师那只狡猾的狐狸、司马昭那个贪婪的饿狼、还有司马炎那个小混蛋!
曹丕脸色煞白,“没关系的。倒是仲谋哥你真的没事?”三国归晋国,天下一统,到了最后伤亡最重的还是他们曹家。他和睿儿在世时司马家还不敢篡权,至少魏国还是安全的,后来呢?凡是支持曹家的最后都被司马家杀了。
“对不住,我也很没用。”阿斗弱弱插花,生前就降了司马昭还得装作乐不思蜀,他也够悲催。
那厢三国在开控诉大会,这边晋国皇祖瘫了下去,“完了,这回真完了,跳进黄河也洗不清。”阿炎称帝把他们都追封为皇帝便罢了,现在这个节骨眼忽然灭了吴国,这下好了,三国联手。“我有教你们篡位吗?”和曹丕感情破裂的司马懿只能把脾气发到身边两个儿子身上。
“有,你生前就开始准备了。”司马昭严重不满老爹过河拆桥。
   “我有让你们杀曹家的人吗?”还杀了皇帝,你们是嫌我们和曹家关系还不够僵吗?
   “你生前就杀了不少,还连带夏侯家。”一向乖孩子的司马师忍不住吐槽老爹,阿炎追封你当宣帝时还挺开心的,后来孙子又给曹丕偷偷加封了一个宣文皇后时更开心,肿么现在就翻脸了。
   这件事的源头必须追溯到很久以前,他们还活着的时候。
“父亲说要吞吴灭蜀。”
“爷爷说要吞吴灭蜀。”
   其实父子俩都不知道为毛要吞吴灭蜀,每天把司马懿的这个遗愿当做房地产口号来念,然后付诸实践。我说司马家的脑残因子该不会是从你们这里开始萌发的吧?原因都不知道就开始行动,不怕是个陷阱啊?
司马懿有两个情敌,对不住,数错了,是一群情敌。其中最难缠就是江那边的孙权和山这边的赵云,前者仗着自己是吴王就处处GD他媳妇还互通情书,后者依靠长板坡成就三国第一拉郎配还有隐约变官配的趋势,居然连曹家的小舅子曹植也来搀一脚。曹丕字子桓,魏文帝兼宣帝文皇后宣文曹太后,简称司马懿的媳妇,如花美眷现在身陷狼窝,情敌如同雨后春笋。
“我们北上抢压寨夫人吧,相父。“阿斗提出意义重大的旨意。诸葛亮内牛,不容易啊,少主公你终于长大了!“要!太需要了!主公你看上谁家媳妇了?”这句话意义不明,但我们仍然可以看出三国的流行趋势是家花不如野花香老婆还是别人的好。
三国还没有鼎立的时候,长板坡曹丕救过阿斗把他还给赵云。那个时候青年二十好几,少年正好十三,骑着白马的猛将和固执傲娇的公主,这是多么安徒生的故事啊。但是也请不要无视隐藏剧情……皇叔对曹丕很满意,满意到想抢人的地步,“真是又美丽又贤淑又别扭的美人啊~”听得蜀国众牙疼。
猪哥蛋疼,表示亚历山大。这真要命,不是在曹操眼皮子底下抢人吗,你找死啊?事实证明孔明军师能成为一代神棍终究有他的道理,曹操知道刘备打算cp自己家老二飙了,一路追砍越来越逆生长的皇叔。“天意助曹不助刘啊!”真是九曲黄河今归汉,塞外纵横战血流啊,不可不谓之哀转久绝。
你让人家说什么好,打算抢人家家的儿子还不准老爹追着砍,非欠揍二字不能形容。
“当年偶然相见便惊为天人,教人再也难忘。”语气突然哀伤,少年的暗恋青春的烦恼。“纵然是茫茫黄泉我也想再见他一面。”多么痴情的一颗种子,你真的是刘家的儿子吗?猪哥牙疼,到底是谁啊?这语气太悲催了吧。

“曹丕。”
噼里啪啦东雷阵阵夏雨雪,诸葛亮内牛满面,行了,还真是他儿子没被掉包。难怪又是一面之缘又是茫茫黄泉的,搞了半天是个挂了N久的人,你叫我挖坟去啊!“那是你云叔的媳妇!”丞相大人呐喊,其实你才是曹操的儿子吧是的吧是的吧!子龙本来就生得不到人死得不到尸体,你这样还刺激他是嫌咱们蜀国太安逸了么?
阿斗同学童言无忌大家还是当真吧,“诶?是吗?我怎么听说他是司马家的媳妇?”对于这句话吴国众一致表示BS,哪里是司马家的媳妇,分明是他们老孙家的媳妇。猪哥在心里咆哮这话你也敢说出来不怕子龙暴走!你难道不知道他已经把所有姓司马的列入必杀目标了么!
“父皇说要吞吴伐魏。”
于是乎杯具了的诸葛亮踏上了北上伐魏实则给主攻抢媳妇之路,遇见怒气冲冲的魏国众。尤其是张蝴蝶最为黑皮,上蹿下跳恨不得明天就端了蜀国大营,据许昌日报连载的《蝶恋花》称,当年官渡情不自禁无奈那个谁谁棒打鸳鸯。蚂蚁黑线,生前你爹跟我抢媳妇,都埋了你还来抢……苍天啊大地啊姓刘的你肿么还不遭报应啊!这么神兽的剧情都写出来了,作者你坑爹!
吴国大帝给出批复:“神马风气……神马态度……”
   孙权什么时候看上曹丕的尚有争议,据江东故事会的《青梅竹马两相望》称,早在总角之年他们就已经定下了终生之约非丕不娶非权不嫁,这么cj的故事却出人意料的受欢迎。也有西蜀时尚连载的大尺度解密篇《赤壁火光下的爱斯爱慕》的群P大戏,红衣的青年妖娆妩媚,江东的霸主英武俊美,拱手河山讨你欢……好吧,这个剧本其实是孙权自己在造谣。
想当年赤壁抢媳妇多么辉煌多么王霸,周瑜带着大队人马一路杀向曹营中心,差一点就可以抢到曹丕了,可恨那个死蚂蚁竟然把所有人摆了一道,曹丕早就被安全转移到别处去了。孙权BS除了曹子桓的所有人,合着他跟刘备合作打了这么久连美人的小手都没牵到,白白浪费时间浪费精力浪费人力,作者你还真是坑爹的坑爹次方。
盛产茶几的东吴终于在黄初三年迎来了主攻的冬天,曹丕下令攻吴。孙二哥抽了,这是肿么了,肿么眨眼间翻脸不认人,明明昨天还小鸟依人地叫人家仲谋哥哥……同抽风的还有陆逊,相爱相杀了吗?还是说爱美人更爱江山?日哟,这又是神马废柴剧情。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把火了事,江东土特产铁板串烧最大的顾客就是曹刘两家。
再次恭喜我们的张蝴蝶出场,他这次二话不说就直接揍陆逊。陆逊风中凌乱,我招谁惹谁了,不就是帮主攻抢压寨夫人吗至于拼命么,我举白旗行不?
孙权的渣有目共睹,也许他想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深情的攻但是永远改变不了他渣得不自觉。第一次魏吴死磕胜利后他蘑菇了,经常躲在书房里碎碎念,“怎么办?呜呜呜……桓儿一定讨厌我了,他都不给我写信了……”你烧曹丕还指望人家给你笑脸,孙二哥你渣的程度很可爱。
加封孙权为吴王时曹丕要求遣太子孙登入洛阳为质,孙权也是个残兵,不干还回了一封信给曹丕,“你到东吴来给我当王后,我儿子不就是你儿子。”占便宜啊这是,曹丕无语,司马懿飙了,下次一定要诏告天下皇帝陛下已经是司马家的媳妇。
曹丕没有熬到自己四十年生日便在嘉福殿驾崩了,孙权伤心欲绝,黄初六年他们两个又死磕一次没想到他的桓儿竟然感染了风寒一病不起最后病逝了。“我是真的很爱你啊,你没看见为了你我都和刘备死磕成什么样了。”夷陵之战火烧连营,让刘备在白帝城告老归天,情敌终于少了一个,结果让他儿子补上了。
“如果对面的天下还姓曹,你们还有喘息的机会,如果不姓曹了……你们就把他给灭了吧。到时候记得把首阳文帝陵迁到蒋陵来。”孙权快不行了的时候召集了自己的子孙,“伐魏灭蜀……”
不愧是吴国大帝,临死前还不忘江山霸业。
事实的真相是……
蜀国伐魏吞吴→皇叔说孙权这么多年跟他抢媳妇我和你没完!北上抢人的大业儿子你替我发挥死猪精神再接再厉,子桓殿下是个别扭的人,你黏久了他就是你的了。就算不给你当媳妇给小明子龙也行啊,丕美人和皇叔回成都吧!
吴国伐魏灭蜀→靠,刘备你个破廉耻拉郎配的!我才是官配啊!当吴国的王后有什么不好,死蚂蚁不过尔尔,等我攻下魏国第一个就灭了他!桓儿,咱们生虽不同屋但是可以死同穴啊~

魏国吞吴灭蜀→孙权刘备!你抢我家媳妇没门!迟早有天吞吴灭蜀看你们怎么挖坟·······你们就等着吧,我不会放过你们的!PS:我才是上子桓的官配,无论是历史向无双向还是实际向我都是真正的曹家儿婿!驸马懿怨念·真三国无双。


                  END——我莫名其妙地完结了······似乎我的确真相了······其实我觉得哪天我写出刘备X曹丕也不会奇怪了。
  

操丕+多cp,all丕问


Part.1
中平四年冬,卞氏生了一个孩子,粉雕玉琢的,曹操很开心亲自为儿子丕儿换尿布。
这个时代要是有尿不湿该有多好……曹老爹给目前最小的儿子一个时辰内换了三次尿布,心里有些小小郁闷,不过这不妨碍他对丕儿的喜爱。
“好可爱哦~”曹老爹用手指轻轻戳了一下婴儿柔嫩的脸颊,“还有酒窝~”已经有了一儿两女的傻爸爸曹觉得还是丕儿最好看。
软软的,好想咬一口。傻爸爸曹操四处张望,没人?没人好啊!偷偷亲一口~

Part.2
小曹丕很聪明,学什么都很快,八岁就能作诗了,曹操看着儿子的作业很满意。“啧啧,小丕儿真聪明。”黑皮爸爸曹心说,谁说我儿子比不上司马相如我就和谁拼了!
“爹爹……”刚从外面回来的小曹丕捉住父亲的袖子。
“怎么了丕儿?”曹操一把抱起儿子,好轻啊……
“隔壁司马伯父的二儿子说我名字的意思是曹停经……呜呜呜……”小曹丕伏在父亲肩上大哭起来。
我怎么觉得天上有乌鸦排着横队飞过啊?曹老爹黑线,“丕儿听父亲说,这个丕嘛,它的涵义很多。当初爹想到的只有大,真的。”哔--(河蟹屏蔽)司马懿你这个傻缺二货!如果当时盎格鲁●撒克逊语和今天一样泛滥,那么曹老爹嘴里蹦出来的一定会是****。
“爹爹,丕儿的字你一定要给你娶一个好听的!”曹操信誓旦旦。

Part.3
小曹丕在门口晒太阳,司马懿看着他,“小丕儿,长大以后你嫁给我好了。”已经十六岁绝对分得清性别的司马家二少爷眯起双眼。
“不要!你居然嘲笑我的名字!”小曹丕近乎尖叫,脆生生的声音带着一股被欺负的小媳妇哭腔。
被愤怒的曹爸爸贴上傻缺二货标签的某人谆谆善诱,“嫁给我有糖吃哦~”
傲娇萌正太曹丕扭头,长长的睫毛在落日余晖中镀上一层浅浅的金色,“你骗人!除非你现在给我。”
“过来哦~我现在给你。”等小曹丕慢慢走过来,司马懿立刻吻上去。好甜!正太神马的果然最美味了!司马懿笑得很满意。
一个高大的黑影突然现在旁边,曹操心情很复杂地看着这对小儿儿,最后一言不发地抱着明显斗不过狐狸的猫儿子回家去了。
从此以后,司马懿的标签除了傻缺、二货以外又多了四个,变态、流氓、色狼、终生拒绝来往对象。

Part.4
伐董之路漫漫,总要自己给自己找一些乐子。
袁绍、孙坚、司马防、曹操四人推牌九喝喝小酒。
孙坚道:“听说孟德兄家的丕儿美而娇?正好配我们家权儿啊!我们家权儿可聪明了又会哄人,最重要的是不会家庭暴力。”其实有些小腹黑孙爸爸这几天已经盯上了隔壁老曹家那个漂亮的小儿子丕儿,聪明人总是要配才子的。
袁绍把牌扔出去炸孙坚一个四脚朝天,“我们家康儿也很聪明,虽然比不上文台兄的二公子,但也是一表人才,绝不会委屈了丕儿。”哼哼!开什么玩笑?要是以袁家这种名门中的名门还不能为熙儿搞定一门婚事就别混了!
孙坚袁绍表面笑得大度豪迈,实则内心把对方祖宗问候了个遍。
曹操角度微妙地翻了一个白眼,我家丕儿才多大啊……袁兄,我记得你们家熙不久前才成亲的吧?现在就纳妾?孙兄,我记得你儿子就比我儿子大五岁,现在就盖棺定论是不是早了点?
司马防先生笑而不语。
谁说一定要发言的才是赢家?笑到最后才是真人生赢家!
很多年以后抓狂爸爸曹操捶桌,孤就知道!狐狸的老爸怎么着也得是狼啊!


Part.5
官渡之战,张颌降了,没犹豫。
“吾之韩信。”曹操内心吐血,历史上有这么……这么哔--(河蟹屏蔽)的韩信吗?!
已经成长为美少年的曹丕连夜奔去敌营劝张郃投降。
“张将军降了我爹爹可好?”曹丕眨眼攻击。
“小丕儿叫声儁乂我就降了曹公~”张郃调笑着挑起曹丕的下巴。
“儁乂和我一起回去见父亲好不好?”曹丕眨眼攻击升级。
然后呢?
然后张郃完败,二人连夜私奔回了曹营。
兵不血刃,这个可以有。但是记得色字头上一把刀,尤其是对方的父亲是曹操的情况下。
自认为是好爸爸的曹操真相了,“怎么袁营都是色狼……”

Part.6
对于袁熙来说,最大的杯具不是败了,而是娶了甄姬。
“我和她真的没什么。”若干年后战场上袁熙遇见曹丕试图解释。
“我知道啊~”曹丕扭头做鬼脸,“你和她有什么关我的什么事呀?”
这番对话很耐人寻味。
吃完晚饭澡堂子干活的曹老爹曰:“你和你老婆有什么也不关我儿子的事啊!”

Part.7
“二哥……二哥……我失恋了!”某日曹植喝高了发酒疯。
“你二嫂有二哥。”曹老爹安慰初恋失败的四儿子。
曹植立刻来劲了,“口胡!二哥居然有二哥夫了!二嫂算个啥啊?不就是从袁家一直打酱油到我们家吗?!”
曹操闻到了八卦的气味,“等等!二哥夫?”
曹植又灌了一口酒,“就是那个司马仲达!他有什么好的?有我帅吗?有我会写诗吗?有我会喝酒吗?”
苦恼的爸爸曹操九十度望天,丕儿你怎么就倒贴给这么个阴险奸诈有前科的混蛋啊!

Part.8
曹丕十八岁了,曹操为他取了字。子桓,婉转美妙。
同样曹老爹很苦难很烦忧,因为他发现自己似乎看上这个儿子了,不通俗地说就是爱上了。
怎么办呢?怎么相处呢?怎么追求呢?追求到了怎么处理呢?曹操真的很苦恼。
全文END

满满的槽点啊……操丕懿丕熙丕权丕蝶丕植丕全齐活了!OMG太杂乱了!不过,反正是圆满了~操丕的基友们,我对得起你们了!拖着病体给你们花了一个半小时完成了这篇欢乐的操丕文,只有相爱没有相杀!考虑要不要来个第二篇,让曹爹继续他的追丕日记吧~请不要期待